番外(上)

小说:嫡女当家 作者:顾婉音
det365亚洲版????“真是烦死本宫了!要粮的要钱的要免赋的,当这国库是天上下银子冲的吗,不准!东涝北旱天灾人事,什么都要问本宫,这是哪省的官员,简直是一群饭桶!”李承乾在奏折上胡乱画了几笔,心情烦躁到了极点,猛地将手中看了一半的奏本甩在御案上,不偏不倚地砸倒了案上厚厚一摞公文,哗哗啦啦散落在地上,内侍连忙跪地拾痊却没一个敢出声劝慰“钟照南呢!传钟照南进殿,让他来见本宫,抓个人也要这么多日,真是白升了他做北衙的统军!”李承乾本就不耐处理公事,奈何皇上病卧大明宫,不光交给了他监国之权,还有每日阅不完的公文和裁不完的奏本为了不让谏议大夫找茬,借着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巩固手中实权,自从掌握了监国大权,他每日除了上朝,便强迫自己闷在御书房里,一开始还算过得去,但他生性躁动,怎耐得住这般单调又枯燥的日子他想念夜夜笙歌的生活,可在这之前,必须先捏住李泰的脉门才行“回太子殿下的话,钟都尉在外求见”“让他进来!”新晋的北衙禁军统军钟照南躬着身,进到殿中,小意地瞄了一眼太子脸色,恭声拜道:“参见太子殿下”“钟照南,本宫原以为你是个应事的,才破格提拔你,但你连本宫交派的一件小事都做不好,实在让本宫失望”钟照南诚惶诚恐地跪下求情:“太子殿下息怒,是下臣办事不利,还请殿下宽容几日,下臣已追缉到魏王亲眷下落,不日便能将其带回京城,定不负您信任”李承乾冷哼一声,脸色稍有好转,正打算让他下去,打殿外进来一名内侍,却是东宫的内侍总管胡德,匆匆忙忙小跑进殿内,也不通报,直接凑到龙案后,附在李承乾耳边低语了一阵钟照南见他密语,便低下头去,隐约听到有“平阳公主”的字样,正揣摩着是有什么事端,忽觉迎面一股风来,他闪避不及,被一本奏折正砸到了面门上“废物!要你有何用,滚出去!”三公主每年回京,总要有那么一群人事先打听到消息,好准备上门巴结,但这一回,平阳回来的却是有些突然,事先半点风声不露,只在抵达公主府后,才派人到宫里送了信昭华府平阳换好了一身宫装,来到安置遗玉主仆的偏院,对遗玉嘱咐道:“本宫已让人送信到宫中,同太子说明你在本宫这里,至于追捕你们的榜文,本宫先去大明宫探望皇上,明日就进宫去见太子,要他撤销缉拿不用的你娘,你且安心在公主府住下,若要出门,还需几日,不然那榜文未揭,难保你走在街上,不会被哪个不开眼的阻拦”遗玉行了一拜,带着七分感激,三分歉然道:“多谢公主相助,有劳您走一趟”四天前,她几次险险躲过追兵,赶到洛阳城外,派孙雷进城给平阳公主送信,很是顺利地见到了平阳“皇上龙体欠安,便是不陪你,本宫早晚也要到长安探望,不必过多言谢”在见到平阳之前,她原本还有一丝忐忑,的平阳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卖人情给她,哪想平阳不但亲自领了她回长安,还执意要让太子撤销对他们的追捕,尽管平阳言明这是报答她当日救命之恩,但遗玉还是多承了她一份情平阳轻描淡写了她对遗玉的帮助,扭头看见秦琳抱着孩子站在一旁,便走过去伸了手,秦琳会意地将哈欠连连的小雨点抱给她小雨点这一路上没少给平阳抱,见到她并不认生,撅起湿乎乎的小嘴,吐出个口水泡泡,这是她惯来自娱自乐的方式之一平阳素来严肃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就抱着小雨点多留了一会儿,才起身出门平阳走后,遗玉给宝贝女儿喂了奶,心疼小家伙连日来跟着自己颠簸赶路,故而亲自哄了她睡下,才简单洗漱了一番,上床去休息躺在干净整洁的床铺上,没有熟悉的香薰,没有嘘寒问暖的奴仆,遗玉也没有认床的毛铂累了多日,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只是唏嘘了一下今非昔比,半个多月前她怎么都没想过会有“寄人篱下”的一日,后来裹严实被子,一眯眼就睡了过去反正现在她也出不去,正好养精蓄锐,先把气存足了再说魏王妃跟着平阳公主回京的事,很快便在长安城上流圈子里传开要说魏王妃以前是一个招女人眼红的位置,那么现在已成了众女茶余饭后讥酸讽刺的笑料,毕竟魏王府风光不再,即便她是同平阳公主一起回京,也掩饰不了她背后的狼狈同遗玉有过节的人,自然是乐得看她落魄,等着落井下石的时机,而同遗玉有亲的人,一部分选择了回避风头,剩下的则是真正的她处境的亲友程小凤在遗玉回京后的第三天,就闻风找到公主府,平阳知会过府中下人,不避魏王妃的客人,于是她才得以轻松进了平常人挣破头都难入一回的大门闺友相见,分外“眼红”,话没说上两句,看着遗玉略显消瘦的脸蛋,程小凤便先落下泪来:“我就知道魏王是被冤枉的,怎么会说谋反就谋反了呢,可怜了你,我那会儿听说宫里派兵抓你们,是快的死了,若非是齐大头也被这事牵扯了进去,天儿还鞋宅里又有几个跳脱的,离不开人,我肯定一早带人出去找你,哪让你吃这些苦,我真恨我不够义气”说着说着,她便伸手去捶打自己,遗玉吓得连忙抓住她手腕,笑骂道:“竟说胡话,你要真是放着家里夫婿孩子不管,跑出去找我,那才是脑壳跌坏了别哭,我还好些话要问你,你要是哭哑了嗓子,我找谁问去”程小凤抿住哭声,蹭了蹭眼泪,反握住她的手,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来时候雅婷都同我交待过了,墨莹文社还好,因入社的姐妹当初都是精挑细选的,没哪个透露出去是你在当家你不知那无双社眼下就惦记咱们的勤文阁,巴不得我们同你扯上关系,好借机挑事,故而知道你回来,大家虽都的的很,商量后,怕都过来探望太扎眼,恐被人瞧出什么,我便一个人来了”程小凤这番话,其实是有虚头,在朝堂上揭出李泰“谋逆”一事后,墨莹文社便冒出了两三个不安分的人物,挑唆着社里的夫人小姐们退出,又几次偷偷摸摸想在勤文阁找账本,被史莲发现后,几个掌事的当即拿了主意,软硬兼施,愣是要那几个人闭紧了嘴巴,灰溜溜地撵出了社里,又自掏腰包发下一笔红利,稳定了众女的情绪史莲她们同程小凤一样,之所以会这么做,并非全是因为对遗玉有着一份情谊在,毕竟涉及谋反,谁敢胡乱沾惹,但勤文阁的利益是她们明眼见过的,几个月前捐出去的几千贯红利不是假的,院子里锁起来的客人名册更不是虚的,她们衡量利弊,也是为了自己,才要护住墨莹这其实也是遗玉当初想要的,团结是什么,有了共同的利益,才能牢牢地捆在一起“我二嫂是不是回了娘家?”遗玉问起晋璐安的现状,这也是卢氏路上最的的,太子虽然迫于压力,只是下令捉拿魏王府亲眷,但难保不会私下为难他们卢家的人“你放心,璐安是我娘亲自送到晋府去的,”程小凤问一答三,“你姨母一家也还好,有我爹力保,并未牵扯牢狱”“那就好,”遗玉舒了口气,最后才问道,“我路上听说魏王府和文学馆都查封了?”程小凤忿忿道:“是艾你那大宅子,现在怕都被搜得乱成破庙了,还有芙蓉园,也被太子收了回来,成了女馆那群人的玩乐之处文学馆被封了以后,也瞳了,齐大头找不到事做,整日闷在家里读死书,我看着他就烦”早知道的进度会被影响,比起宅院,遗玉更的李泰的心血,她暗皱了眉头,便反过来去安慰程小凤:“要说王爷勾结突厥人,我是一百个不信,就不知这当中有什么误会,还需等那西征的将士们回京再说,你且别担急这个,齐大人日子也不好过,你少同他倔气”劝了一会儿,见程小凤有听没进,遗玉便不再说教,让丫鬟去叫秦琳抱了小雨点来,给程小凤看“哎哟哟,可叫我见着你那宝贝了,”程小凤从秦琳手里搂过小雨点,整个人立马雨过天晴,“瞧瞧这眼睛鼻子,长大了是得有多俊呀,唉,看看你这娃儿,再看看我家那个,天儿生了他爹一样的大脑袋,丑坏了”听着程小凤抱怨,遗玉不以为真,齐铮不丑,程小凤俊俏,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不会丑了小雨点早先吃过奶,睡得呼呼的,被程小凤摸摸鼻子拉拉手,也不见半点醒来的迹象,稀奇的程小凤又去拿她家整日不睡觉的齐小天比较,对遗玉有这么个省心的女儿,羡慕十分时别将近一年,两人才得见一面,说不完的话,直到天快黑,遗玉才催了程小凤回去,临走前,塞了一只装信的竹筒给她,千厄嘱道:“你帮我个忙,到西市南大街上,有一间毛皮铺子,去找一个姓裘的掌柜,把这信交给他”程小凤想必也知道遗玉交待给她的不是小事,便好好将竹筒收进怀里,道:“我省的,过两日再来看你”(平安夜,愿大家平平安安,圣诞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