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南承曜)下

小说:犹记惊鸿照影 作者:风凝雪舞
????她坐在荡得高高的秋千架上,玉铃一样的笑语欢颜融在风中,留一色明艳而滟潋的霞光。更新最快

????不期然的,他想起了奉旨教授她诗书文章的大学士瞿联沂,在一次偶见她蹴罢秋千之后惊为天人,挥墨一蹴而就写下的诗句——

????画架双裁玉络轻,彩绳牵掩绿杨烟。风吹仙袂飘飘举,玉容飞下九重天。

????风吹仙袂飘飘举,玉容飞下九重天。

????很多时候,就连他也是这样以为。

????是不是九天之上的母亲,不忍留他一人在这世间孤苦无依,所以遣来这美好得不可思议的娇贵人儿,成为他沉默而隐忍的漫漫年月中,唯一一抹亮色和温暖。

????犹记得,第一次见她,她在白虎的利爪之下,无助而娇弱的姿态。

????犹记得,他清醒之后,印入眼帘的,那一张又哭又笑的容颜。

????几年之后的重逢,他是质子,而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是圣上捧在手心呵疼的掌上明珠,要月亮不给星星。

????曜哥哥,你不要再离开了,一直陪着倾儿好不好?

????所以,他成了她的贴身护卫。

????曜哥哥,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不会有人敢再错待你,绝不。

????所以,紫荆宫中,将军府内,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心底的不甘轻慢,无论如何也不敢再显到面上分毫。

????曜哥哥,我会去求父皇,一直求一直求,他一定会答应我们的亲事的,因为倾儿此生,只会嫁你一人。

????所以,当那道婚旨颁示天下,他看着她娇美清丽的如花笑靥,在心底告诉自己,要对她好,一生一世。

????那时的他,还不懂得,一生一世那么长,变数与错失无处可逃。

????曜哥哥,高一些,再高一些……

????他的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手上也加大了力道。

????她在秋千就要荡到最高处时回头看他,清眸映雪,却并没有了往昔的盈盈笑意,忽然就松开了握着彩绳的双手,裙裾在空中划出翩跹的影。

????他的心蓦然一紧,什么也来不及想,只是向着她的身影大步飞奔。

????她在他怀中,唇色瑰艳,变幻了的容颜,却在那一刻,狠狠击中他心底,那个最脆弱柔软的位置。

????他眼底的紧张逐渐幻化成恐惧,空气稀薄,胸腔中充溢着的,是窒息的疼痛。

????紧紧的抱着她,仿佛只要一松手,她就会消失,而他的世界,也会随之倾覆一般。

????他的手指一直在抖,几近痉挛,却怎么也拭不去,那一抹刺目的红。

????那并不是血,是命。

????她的,亦或是他的?

????而她的唇边,忽然费力的牵出一抹笑意。

????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知道她要说什么,他也知道自己是在梦魇当中,他甚至知道,在往后的漫漫年月,这便是自己身边唯一的陪伴。

????却偏偏,无能为力。

????他阻止不了,甚至连拒绝都不忍心,因为只有此刻,她仿佛还在他身边,他贪念那片刻的虚幻与麻痹,即便疼痛,早已侵入四肢百骸。

????他自床上直起身子,单手扶额,全是细密的冷汗。

????而那一句轻柔的话语,似是从来未曾远离一般,自此缠绕他的一生——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直到我死……

????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他的唇边,忽而牵扯出一个自嘲而荒凉的弧度,而秦安的声音,在空寂的殿中静静响起。

????“殿下,寅时已到,殿下该起身了。”

????秦安恭顺垂眸,掩住眼底的那一丝心疼,他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却见过太多次他梦醒后的样子,那样长久无声的空洞与寂寥。

????这个他自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他曾以为,他终于走出了当年那一段总是有梦魇相随的岁月,却没有想到,短暂的平息,竟然只是为了更深痛的延续。

det365亚洲版 ????他跟在他的身后,穿过陈设着丹陛大乐与中和韶乐乐队的太极门,穿过旌旗、伞盖等等卤簿仪仗的长队,来到定乾宫,先帝的灵位前,行三跪九叩大礼,禀告新皇即将登极的消息。

????这本是例行的礼仪,他跪下之后却久久都未曾起身。

????眼见得吉时将至,一旁的司礼太监神情略略的焦急,却并不敢开口催促,只得不住的对着身后随行的他求助般的使眼色。

????他看着他身着白色孝服的背影,不知道此刻,他心底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后悔?

????是愧疚?

????又或者,只是那亘古沉郁的一句——

????来生骨肉亲,莫入王侯家。

????他心底一痛,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前方那个素服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回身,表情平静,甚至带了些漠然,眸中依稀可见明灭之间终于暗静了的光影,不辨悲喜。

????在司礼太监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宣礼声中,他跟在他身后,沿着原路返回,看着他在一众宫女太监的服侍下,脱下白色丧服,换上了明黄色绣龙纹的礼服。

????拂袖步入大殿,珠帘散动,那一抹亮眼的明黄居在高位,华贵而冷漠。

????笼罩在先帝丧礼气息中的等级大典,气氛肃穆,中和韶乐和丹陛大乐虽陈设但并不演奏。

????文武百官在黎明的微光中,在沉默而寒冷的空气中,齐齐跪地,行三跪九叩大礼,“吾皇万岁”的声音,响彻云霄。

????他的唇边一直泛着淡淡的笑意,带点倦意带点寂寞,视线越过长长的仪仗和跪地的众人,去看天地尽处,某个未知的角落,清冷一片。

????“传旨——”

????他缓缓开口。

????这是他即位之后的第一个旨意,以天子的姿态,就在这登极大典之上,那样的不合时宜却又不容置疑。

????太极殿广场上跪拜的群臣齐齐仰望,而他的声音听来极淡——

????“慕容氏女清,贤良淑德,明理晓义,贞静持躬,应正母仪于万国,兹以册宝立为皇后。”